热门关键词:   一带一路  旅游  学霸练成记  汉文化  同城活动  

佛坪三河口的百年麻柳树

2018-06-11
来源:汉中市旅游
人浏览    评论     
  佛坪县三河口原本是个交通要冲。打东来的是陈家坝、石墩河和安康宁陕县的庄稼人,从南来的是大河坝、安康石泉县和洋县的商贾小贩,当然,北边龙草坪、长角坝和袁家庄一带走亲窜户的人也不少。他们南来北往、东去西还,织布梭子似地来往于三河口的那棵大麻柳树下。
 

 
  自从国家启动引汉济渭工程,决定在三河口下游不远处拦住大河,让这如玉的清水越过万仞秦山,一路朝北到西京,直到遥远的北京。听说那大坝高得吓人,想要与秦岭群峰比高,将来聚拢起来的河水会淹没了三河口以及同它紧邻的石墩河和十亩地。彼时,一潭清水漫上群山,青青的群山和它的倒影在水中,满山的绿树碧草的倒影映照在水中,绚烂的野花的倒影落在水中,飞翔的鸟儿的倒影投在水中,还有那大片大片棉絮似的白云和蓝得透明发亮的天空也在水中呈现,你只能望着这面宝石蓝的明镜发呆,犹如恍惚在宁静的天宫中。
  
  于是,政府便要求三河口和它附近的几百户居民搬迁。搬到哪里?当然是跟着大河往南走,住到建在大河坝镇的移民搬迁点。
 

 
  三河口是个有山有水的好地方。你看,北来的椒溪河、东来的蒲河和汶水河在这里相汇,统统都是冰一样清澈。他们的祖先在这里生活了到底有多少年代?瞧瞧路口这棵四人都无法合围的大麻柳树就知道啦。
  
  大麻柳树已经成为人们心里的一颗神树了。
 

 
  这是一颗罕见的麻柳树,虎踞在村口。树干粗壮而粗糙,但依然繁茂的巨大树冠遮天蔽日,虬爪样的枝叉上挂满了祈求平安幸福的红布条,在风中优雅地摇曳,远远地十分醒目。你要问大树到底有多少年岁,连村里最年长的老人都无法言说,只是仰望着大树说,“在我的太爷爷还是个娃娃的时候,它就已经这幅模样了”。
 

 
  在过去的岁月里,来来去去的各色行人都会停下疲惫的脚步,围着大树席地而坐。男人们会惬意地吸一锅自家坡地里收获的老旱烟,互相说些田间地头庄稼的长势,愤愤地抱怨那些黑瞎子,说那些家伙如何把地里的苞谷祸害得颗粒无收。那些年轻的后生,一边打闹,一边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脸上显出无限的兴奋。年岁轻轻的小媳妇,会坐下来撩起衫,给怀里呱呱哭闹着的孩子喂奶,全然没有了做姑娘时的羞涩。最可爱的是那些孩童,刚才还向大人喊叫着脚腿痛,现在却带着自己形影不离的阿猫阿狗,围着大树发疯似的追逐嬉戏,吵闹声惊扰得大树冠里的小鸟扑扑腾腾乱飞,叽叽喳喳乱叫。个别很淘气的孩子,正准备着躬身爬上大树的时候,树下的大人们齐声喊起来,“可不敢爬,这可是神树”。
 

 
  是的,人们相信它已是一棵有灵性的神树,只要心存敬畏,只要虔诚地祈祷,就会逢凶化吉。倘若对其不敬,就会招来祸端。
  
  所以,对于大树的搬迁,村民和政府费尽了脑筋。三河口的人们当然希望大树能够同他们一起住进移民点,因为它是他们心中的神树。但大树最终被卸掉繁茂的枝叉,人们把它移栽到了西汉高速佛坪引线的一个隧道口的附近。
 

 
  曾经有一段时间,人们以为那被剁去枝叉的老树会寿终正寝。不过还好,它最终还是顽强地活了过来,在春天里生发出了一些嫩叶,让三河口的人们心里的石头落了地。虽然它的新住处荒无人烟,也常常享受不到温暖的阳光,但依然有零星的人跪下来祈祷。那几乎光秃秃的树杈上还会有红色布条在风中凌乱成极小的火焰,给人温暖,让人心安。
  
  每次路过那片让山峰遮蔽了阳光的地方,我都会深情地看着那棵光秃秃的老树。看那些嫩绿的树叶和火焰样的红布条在风中倔强地摇曳,内心便充满了无限的希望。这个时候,我会在心里祈祷,祈祷老树可以永生。
 

 
  因为它见证了那些过往的岁月,也见证了那些跪拜者深藏在内心深处的敬畏,必然的,它还将见证一个日渐强盛的民族走向复兴,走向辉煌。
责任编辑:xhw020

上一篇:陕西龙头山

下一篇:没有了

  • 最新资讯
  • 热门视频
  • 县区新闻